法理何在,天理何在,非法营运致人死亡法院却判决驾驶人无责任

我是贵州省锦屏县启蒙镇巨寨村村民蔡泽连,我的女儿于2014年8月18日早上在贵州省黄平县一碗水乡路口(村民上下车等候点)等车,九点左右被一辆贵CCJ539小型货车搭客,在上车不到二十分钟,由于驾驶员不了解本车性能,不熟悉车技,违返操作,导致在宽广路面干燥沥青的省道上把车驶出道路右侧翻下斜坡,致我女儿被该车的右侧车身压住身亡。下午四点多钟,我们接到交警的电话。听到这个不幸消息,全家人一时痛哭,泪流满面,年迈白发的我当场晕倒在地,昨天通话都是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出了这样的大事呢?一位年青漂亮,正值美好青春年华的女孩就这样离我们而去,年龄仅三十五岁,抛下自己白发苍苍的父母和年幼的小孩。是怎样出的车祸,是谁造成的这起车祸,是谁夺走了她年轻的生命,我们想立刻知道可是路途遥远,事故发生地在黄平,我们家在锦屏相隔四百多公里路,全家人在痛苦中,在亲属的劝说安排下,8月19日凌晨四点钟就租三辆车从家里出发,经过一路颠颇 、疲惫,等到黄平旧州镇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一路来,亲属们没有顾得上吃饭,我的女儿龙淑妮已被交警拉到旧州镇丢在废弃医院的太平间了,在那阴暗凄凉的太平间里,只有我们亲人的哭声和泪水,孙女在不停的叫着妈妈,你快回来,快醒过来,可是任由孙女怎样痛哭、呼喊,龙淑妮都听不见了,受害人龙淑妮的离去,给两家亲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损失,人生最不幸的三件事就是老年丧子,中年丧偶、少年丧父母。现在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可想而知,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是我一把屎,一口饭拉扯大的女儿,外孙女才十岁,就永远失去了母爱,失去了今生唯一的母亲,在这天真活泼应该快乐幸福的生活被这无情的车祸毁灭了,给他的天空抹上了乌云,没有阳光,今后她的生活怎样过,将来怎么去面对,她何以承受,请各位领导想想,帮帮忙,少年是祖国的花朵。究竟是谁酿造了这起车祸,又是谁夺走了这个年轻的生命。肇事人都没有露面。我们只有去问交警发生车祸的原因,交警说要调查结果出来才知道,要等25天左右,要求我们把人拿回来先处理后事,可是我们的人死了,是被肇事者违规操作造成的,是他的责任,应该他负责任,负责后事的一切,我们和交警说。8月21日,在交警的安排下,我们与肇事司机见面,协商怎样处理,对方说话总是吞吞吐吐、遮遮掩掩没有对我们说一声对不起和道歉,当我们问:是你开车出的事,现在怎样处理,他什么都没说,半天只说一句,我没钱。尽管我们心里有多大的痛苦,多大的委屈,多大的愤怒,但我们一直克制着,冷静地处理,没有对他动粗、动手。然后,他一句话都不说,随便你们怎么办。因为我们不是本地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带的钱花光了,生活食宿都解决不了,渴了、饿了,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帮助、探望和慰问。夜深人静,天空无论是下着小雨还是大雨,我们亲属都只有在那坚守着,夜里风起寒冷,身上只打哆嗦,也只有痛苦泪流,谁关心过我们。我的女儿就这样被非法营运车辆贵CCJ539给害死了,俗话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凭什么受害人我的女儿的命运掌握在肇事司机手中,不是客运车辆,为何要搭客呢。难道还有着不可告人目的,谋杀吗,请公安、检察、法院机关深入调查,为我们老百姓作主呀?
  8月23日,我们再一次要求交警安排双方再次协商,肇事人这时说他愿意拿2万元钱给我们处理后事,我方算了一下,受害人龙淑妮这样的情况,龙淑妮已离婚,而且家是在锦屏的乡下,拿回原爱人家住的地方去安葬,他们家人及家族都不同意,离了婚就不是他们家的人了。拿回娘家,按锦屏当地风俗女儿外嫁是不可以回娘家安葬。没地方安葬怎么办,肇事者又不出钱,不管了,留给政府,不行呀,我们怎能给政府添麻烦呢?于是我们提议由肇事方来安葬,他也不同意。怎么办,人总不能就这样,让我的女儿暴尸野外,回家路途遥远,只有去购买墓地下葬。
  直到25日,我们到黄平县旧州镇一个星期了,在这一个星期之中,我们是怎样挺过来的,没人能体会到失去亲人了折磨痛苦,却还要挨饿受寒,没有吃没有地方睡。我们多次要求交警安排协商,经多次协商及预算安葬费用,要买地,要请人,最后商定安葬费用为8万元。在交警的主持下,对方付了五万柒仟元,打了两万叁仟元的欠条,当欠条签名时,肇事者刘源雪用了假名字,因为我们不明白他的身份信息,后来要旧州交警作证时,才被交警发现他却他用了假名。这样狡猾的人,最后才在警察的监督下在欠条上签了真名,可想他的为人。因为人死了必须入土为安,我们本着不想麻烦政府,就买地请人处理了后事。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肇事者等了一个星期才愿意给钱处理后事呢?我们在那人生地不熟的环境没有住宿挨了那么久,对我们来说是那么的漫长,肇事者良心何在,年轻的女孩,美好的生活,都被你害死了,带给亲属无尽的伤痛,难道你不明白吗?还要用假名,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亲人的离去带给两家人的悲痛,心痛是无限的,无法形容的,他们的内心始终有一道伤痕无法愈合,无法平静,再也不会回到以前,父母失去了女儿,今后再也没有女儿为他们尽孝养老送终了,女儿再也没有母亲陪伴,母爱在身边了,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样把头靠在母亲肩上了,把手放在母亲脸上了。失去亲人的哀痛,等待事件的真相,度日如年,直到9月25日,黄平县交警事故认定下来,我们到黄平县交警大队才到知,贵CCJ539车辆所有人刘则徐,是肇事者刘源雪的哥哥,肇事者7月24日才得的驾驶证,车上当时一共五个人,驾驶员刘源雪、车辆所有人刘则徐(刘源雪的亲哥哥)、刘源雪的大嫂黄菊秀、刘源雪的侄女刘藤和我的女儿龙淑妮。他们一家人四个都没事,而只有我女儿龙淑妮遇难,就这样把我女儿害死了。事故认定书如下:“刘源雪驾驶的贵CCJ539搭上,9时20分,当车辆行至湄(潭) (平)线12KM610M旧州拖船坡路段时,刘源雪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操作不当致使车辆驶出道路在左侧翻下18米斜破,导致龙淑妮被车辆右侧车身挤压致死,其违返了道路安全法,刘源雪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我们于10月9日起诉到贵州省黔东南州黄平县人民法院,等待是漫长的,没有得到公平公道正义,心结是无法解开的,人是永远忧郁的。直到11月12日,接到法院电话通知11月17日九点开庭,必须准时到达,迟到的话否则就按缺席审判。12月15日接到黄平县法院的判决。(2014)黄民初字第635号,该判决自相矛盾,不公平、不公正、没有说服力。
  该法院法官纵容支持和鼓励黑车非法营运,无视他人生命的存在,贬低了人类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污辱了我国宪法以人为本的规章制度。这是一份没有人性、没有良心、不公平更不公正、对事实缺乏依据和证据的判决。交警部门认定书中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事故因刘源雪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操作不当导致发生事故的原因,刘源雪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怎么到了法院就完全反了呢?法院判决自相矛盾,依照该判决认定的损失合计为179604.47元,肇事者刘源雪之前在旧州交警中队的监督作证下付了80000元的烧埋费,却判决肇事者不再支付任何费用。由此我联想到11月17日开庭那天主审法官汪俊涛的点点滴滴、一举一动、所作所为。
  随意践踏法律尊严,恶意拖延开庭时间,糊弄老百姓。
  11月12日电话通知我方11月17日9:00分准时开庭,迟到就得按缺席处理,可是我们从8:00钟就一直等到十点半左右才进的开庭室。在我们等待的这两个多小时里,没有任何人问我们,更没有任何人接待我们。等到九点零几分了还没有任何消息,我们的心里非常憔急,以为法官开庭去了没有叫我们,因为我们和法官都不认识对方,难道等了这么久却还得按缺席审判。于是我们慌忙地从中袋里拿出手机找到通知我们开庭的那个号码,按了拔号,却无人接听,就在此时从法院内走出一个人对我们说,我现在很忙,你们别急再等一会,接着和另外一个人驾车长扬而去。
  ②漠视法律,在规定的开庭时间里,法官不在法庭上却与被告当事人称兄道弟、进进出出
  十点半左右叫我们进入开庭室,却没有马上开庭,而是让我们继续在那里等,接着法官和刚才九点后驾车出去的那个人在开庭室有说有笑,轻声细语,时不时的走出门口,不知道说些什么。与朋友别无两样,我们还以为两个人都是法官呢?直到将近十一点钟,主审法官汪俊涛才正式宣布开庭,对当事人介绍,我们才得知在到了规定时间开庭,与法官一起驾车出去以及在法庭上和法官有说有笑的那个人是我们的被告之一,余庆保险公司的代表人。
  无视法律,一边打电话,一边开庭
  在开庭前,法官让我们把手机关机或调成静音状态,不可接打电话、不可照相、摄像等,开庭室内有全程的监控,不能随意走动、随意离开,不能中途被任何事情打扰。但在开庭中,主审法官汪俊涛的电话却响个不停,接电话次数之多,把他所说的话当儿戏,一言堂,把法庭尊严抛九宵云外,随意中断开庭,对我们置之不理。得意妄形、狂妄自大,接电话谈笑风声,大谈酒后人生快乐,“中午我们一起喝酒”之类的话。
  ④搞庭中庭、案中案
  在审理我们的案子中,没有宣布休庭,没有说什么就随意中断,去调解审理别人的案子,也是一个交通事故,当我们的面调解赔付2万元,双方签好协议放到法官那里,出去找钱来,点好数法官再把协议发给对方。
  ⑤庭审中胡作非为、随便更改、省略庭审程序
  当时间接近12点,也许是法官要下班了,要出去赴宴,为赶时间,省略了很多程序,连我们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甚至在宣读时,嫌别人读得慢,怕影响赴宴,全由他自己宣读,搞一言堂,走过场戏,匆忙结束。
  法官有不正当的行为才会对此案如此判决。试问,法院上班的时间是几点?法院审理案件没有计划也没有规定的时间吗?我们老百姓迟到就按缺席审判,法官却可以在到了开庭规定的时间里还和被告一起出去,而且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的小时中出去干什么?是做某种交易?还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还在法庭上有说有笑,轻声细语,不是朋友就是亲人吧。我们电话开庭要关机或调为静音,法官却可以世无惮忌的接电话大谈人生快乐。这就是法院上班的规章制度吗?时间观念到哪去了?开庭审理案件的程序和过程呢?
  2014年12月25日我们上诉到贵州省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直到5月6日才立案,为了这事,电话都不知打了多少次,中院总是说没有收到这份上诉书,叫我问一下黄平法院,等我问黄平法院,又说交了,总是你推我我推你的,作为像我这样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不懂她们为什么这样做?我就只有自己到中院来问,路途的遥远和昂贵的车费,加上我这把年纪又晕车的,心里的痛楚真的不知道怎样说。人一共来问了五次,每次的回复都是下个星期立案,可这样的下个星期我等了有五个月之久。为什么立案要等这么长的时间,是否每一个案子都要等这样久,还是我是平民百姓,平民百姓的命不值钱,所以一拖而再拖。一审法院支持黑车非法营运,二审法院迟迟不立案,究竟为什么呢?是有人在搞什么还是……
  2015年8月19日接到通知,二审法院判决下来了,当时我们真的很高兴,以为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乌去飘散了,可以见到太阳了,光明来了,没想到是天空更暗了,判决和黄平法院几乎一样的,我们方得知,中级法院采取了不开庭审理,而是采用了一审法院递交上来的材料,可是一审法院的法官却省略了很多程序,缩短了很长时间。:
  二审法院的判决(2015)黔东民终字第499号和一审法院的判决是换汤不换药,依然是一份没有人性,没有良心的判决。一审法院法官私自推迟开庭时间和被告出去,二审法院立案时间之长,以及判决几乎一致,是巧合还是有蹊跷?请领导们仔细看判决内容,许多地方存在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证据、遗漏。
  ①没有判决车辆所有人刘则徐是否承担赔偿责任,明显遗漏了原告的上诉请求。车辆所有人明知其弟刚拿到驾证。属实 期间,对该车不了解的情况,不孰悉操作车技的前提下,为自己的私利于交通法规不顾,漠视他人生命。未阻止营运他人,难道一个合格的驾驶员连这点都不懂吗?
  ②判决驾驶员刘源雪承担35%的责任,上诉人却承担65%的责任。受害人是被肇事者违返操作发生事故而死的,上诉人是受害人的父母和女儿,他们失去了最亲的人,本来就已经很难过伤心了,凭什么还要他们承担责任?受害人的父母生儿育女错了吗?受害人长大成家立业结婚生儿育女也错了吗?判决他们承担65%的责任,我国的法律有哪一条禁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不能结婚生儿育女了?又有哪一条禁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没有上诉的权利?上诉就要承担赔偿责任?这样的判决是人判的吗?这还有法理吗?还有天理吗?难道这些法官就没有父母,没有儿女吗?将心比心,摸摸自己的良心吧法官。肇事者违规操作却只有少部份责任,究竟是为什么……
  该法院认定肇事者是无偿好心搭客。法官仅听取相信在世者一方的片面之语,因为车上除了受害人龙淑妮外,其余四人均为肇事司机刘源雪一家人,现在受害人不能开口说话了,根本没有第三人在场。无偿搭乘通常应该是朋友、亲戚等才会让人无偿坐车了。受害人与刘氏兄弟既不是朋友更不是亲戚,而且是人生面不识,为什么同意受害人上车?收费还是有其它目的?再则受害人是在村民们上下乘班车的 惯点等车,又不是在荒郊野外。更不是受害人强行爬上车去的。现在受害人不能说话了,死无对证,所以该法院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
  ④法院法官称,受害人龙淑妮明知有风险而自愿冒险搭乘,完全没有任何依据。平民百姓乘车知道什么风险?难道驾驶员都不懂交通法吗?我国道路安全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禁止一切货车载客”,难道刘氏兄弟就没有意识到乱搭乘客带来的风险吗?实 驾照就上路搭客,为了自己的利益,无视他人生命安全。
  ⑤明确指出贵CCJ539未与其它机动车发生碰撞,没有产生交强险。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保险。在本案中,受害人龙淑妮原本不是该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前,受害人龙淑妮是该车的同乘人员,但当其从车上掉落地面后又被该车的右侧车身在车外压住致命,发生交通事故时,其与该车的关系、 性质发生了变化,其身份已由原来的“车上人员”变为第三者,属于因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的受害人,自然属于交强险的赔偿范围。受害人属于第三者还是车上人员的判定标准应当以该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时间是否身处在保险车辆的位置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
  这是一起很显的交通事故责任赔偿问题。既然是交通事故,就应以《交通道路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侵权法》来判决处理。我国道路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有过错方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案中很明显受害人乘车无任何过错,因为方向盘不是受害人掌控,操作更不是受害人在操作,而正是由于驾驶员刘源雪违反操作规范,操作不当造成的事故,即全部过错,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侵权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第四十九条:因租凭、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且贵州省黄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014第A00010号写得很清楚,肇事者刘源雪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可是负责此案的一审法院法官和二审法院法官却没有以《交通道路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侵权法》来判决处理,而是听取在世人一方的言词来推理判决,无根据、缺乏事实依据。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发生过错,并适用侵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刘源雪违反操作,全部过错只承担35%的责任,上诉人没有过错却承担65%的责任。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失去了年轻的女儿,一个十岁的女孩失去了唯一的母亲,却要承担赔偿责任。是他们在操作该车的方向盘和运行部件吗?还是他们把车掀翻了?还是平民百姓不能上诉?是这几个法官想一手遮天吧!世上好人总比坏人多,我相信有理走遍天下,伟大的中华民族总有一个为老百姓说理的地方。
  尽管我国交通法规比较健全,但是交通事故仍然频繁发生,导致人员伤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在现实中还是客观存在,有些人把交通法规置身世外,为自己私利而漠视他人生命,从而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希望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尽最大限度地保护受害人合法权利,严惩机动车交通事故肇事方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从而有效遏制和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从而促进社会稳定和发展。
  以上事实清楚属实,希望各位领导重视,帮助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重新调查审理此案,还给死者一个公道,让死者泉下安息。
  蔡泽连的儿子龙剑
  电话:13609629509
  

  

  

  

  

  

  

  

  

  

  

  

  

  

  

  

最近更新